尹中立:流动性风险消失 政府资金应撤离股市

搜狐财经讯 (马克) 距离中国政府史无前例的出手救市快一个月了。过去的一个月里,股市进入了剧烈震荡的格局,而几乎每天市场都在猜测证金公司为代表的“国家队”的底牌还有多少。8月6日,搜狐财经对话社科院金融市场研究室副主任尹中立,请他谈了一下对近期政府救市的看法。尹中立建议,在流动性风险已经消失的情况下,“政府资金应该尽早撤出市场”。

尹中立认为,前期股市暴跌的最重要原因是高估值和高杠杆。高杠杆回调导致资金被强制平仓和股市雪崩。政府出手救市,缓解市场流动性非常有必要。

但是政府资金首先应回避道德风险。尹中立称,中国这一次救市的操盘手都是证金公司向其他券商借调过来,这些借调人员会不会把政府救市信息向自己的公司传递,政府资金买入股票和所在公司之间有没有内在关系,有没有关联交易和内幕交易,会不会利用政府资金为自己谋取私利,会不会存在这种嫌疑,这些事情必须说清楚。事过境迁应及时审计,检讨一下是不是存在有待改进的地方。

在救市方法上,尹中立认为应该救流动性,而不是救股票价格,一种方法是跌停板买入各行业龙头股,向市场注入流动性,或者建立场外市场,承接强平股票。维持股价作为护盘价格是“大错特错”,因为就导致政府资金成为市场博弈的对象。政府一定要权衡利弊,评价当下是不是存在流动性风险,如果不存在就要立即撤出。

尹中立估计,目前场外配资大部分已经被消灭,场内融资杠杆已经下降了40%,整个杠杆比例大大降低,系统性风险已经在可控的范围之内,建议政府资金尽早撤出市场。

对于证监会打压场外配资和限制做空的举动。尹中立认为,高杠杆配资是所有罪恶源头,必须彻底清理,但是限制期指做空“治标不治本”。尹中立反对“恶意做空”的定义,认为崩盘根源在现货不在股指期货市场,通常做空单主力是在现货市场卖不掉股票的现货多头,为了对冲风险,而套利也是正常市场行为,没有必要加上恶意这样一个不好的名声。

以下为采访全文:

搜狐财经:这次政府为什么要救市?

尹中立:从7月8日、9日开始,(证监会)之前也出台了一系列的刺激股市的措施,但是起的作用都不太明显,因为这一轮股市大幅度的下跌,最重要原因就是两个:高估值和高杠杆。高杠杆一旦回调,回调到不同价都会对应不同比例杠杆资金被强制平仓。中国散户投资者一个习惯就是赔钱不卖,但是强制平仓就不同了,你借了别人的钱,别人帮你强制就卖掉了,所以导致了股市雪崩。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这一轮股市下跌和以前都不一样。中国牛熊交接是常见的事情,但是每一轮在最高点下跌的时候,都没有像这一次这么惨烈,有点惊涛骇浪的样子,原因就在于这一次是带杠杆的,以前是没有。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,7月8日、9日政府资金开始介入是有必要的。如果没有政府资金介入,流动性风险就会加剧,市场会出现这种恐慌,所以政府资金的介入缓解市场的流动性风险非常有必要。

尹中立:因为政府资金和其他的角色不太一样,有政府的信用,对市场其他投资者会产生一定的影响,所以国外政府资金的救市会非常审慎,因为一般情况下政府不会介入股票市场,如果你介入的话首先就要回避道德风险。政府资金这些操作人员,会不会利用政府资金为自己谋取私利,会不会存在这种嫌疑,这个是必须要说清楚的事情。中国这一次救市的操盘手都是证金公司向其他券商借调过来的,这些借调人员会不会把政府救市信息向自己的公司传递,政府资金买入股票和所在公司之间有没有内在关系,有没有关联交易和内幕交易?政府掏了这么多的钱,应该去总结这些经验和教训,事过境迁以后应该及时进行审计一下。所以应该有财务审计,仔细检讨一下过程中是不是存在一些有待于改进的地方,是不是有一些违法犯罪的行为。

尹中立:第二点,救市的原则是救流动性,不是救股票的价格。政府资金怎么去参与提供流动性,实际上是有讲究的。按照当时的情况,我认为按照跌停板的价格买入各个行业龙头股,这是可以选择的方案,但是一定要注意按照跌停板的价格买入,实际上向市场注入流动性,但是你不能推高价格,你只能在跌停板买入向市场注入流动性,你的使命是注入流动性而不是救价格。因为政府去救市场的价格,就有很多说不清楚的事情,政府救流动性第二个可以选择的方案,就是在场外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,去承接被强制平仓的股票。因为很多股票被强制平仓,一下子就塌陷下来,导致市场风险,我们为防止集中强制平仓导致的流动性风险,可以建立场外交易的机制,这些被强制平仓的股票在特殊时刻,可以由政府去承接这些股票,而不是在场内进行交易。

尹中立:如果未来有什么经验可以总结,政府可以去建立起这样一个临时的提供流动性的平台机制,只是在危机的时候能够用,平时没有必要使用。

搜狐财经:这次政府还在干预股指期货市场,限制做空,有没有效果呢?

尹中立:这个是治标不治本。不排除在市场出现剧烈波动的时候,股指期货有人会趁火打劫,这是存在的,但问题的根源不在股指期货,而在于现货市场出现的崩盘。所以“恶意做空”定义实际上是值得商榷的,因为在股指期货出现流动性风险的时候,通常做空单的主力机构是在现货市场卖不掉股票,也就是现货的多头,这是对应的关系。

搜狐财经:他们是为了对冲风险?

尹中立:对,是为了对冲风险,所以不存在所谓刻意做空的问题。不排除少数人利用这样一个机制在套利,套利也是正常市场行为,也没有必要加上恶意这样一个不好的名声。

搜狐财经:政府还打压了场外配资。

尹中立:配资是所有罪恶的源头,风险的源头就在于配资和场内的融资融券,这一切问题的根源就在于高杠杆,尤其是配资,配资按照法律规定它是一种违法行为,必须彻底的清理,不能够留有任何隐患,这一点证监会态度是明确的。7月14日市场惊魂未定的时候出来政策要清理场外配资这是对的,不要因为市场没有稳定,对这个事情遮遮掩掩。必须彻底干净清理掉场外配资的部分,因为本身就是违法的。

搜狐财经:但是配资的投资者都认为自己很有本事,愿意承担风险,怎么评价他们?

尹中立:正是因为如此,觉得自己是高手,最后所有人都加在一起都是笨蛋,被消灭都是自以为很聪明的这些人,因为你个别的行为问题不是太大,所有人都做同样一种事情的时候,就会导致市场系统性风险。监管者应该防范系统性风险,因为这个东西存在一定会导致系统性风险,所以不能让它存在。

尹中立:每个人都认为能够对自己负责,同样股市崩盘的时候第一个站出来希望政府救市的也是他们。

搜狐财经:政府救市之后为何近期股市出现大幅波动?

尹中立:我觉得在一定程度上,政府资金实际上成为市场博弈的对象,大家每天通过公开的信息猜测政府资金买了多少,有没有买,如果政府资金找不到的时候大家心理就开始荒,就开始逃跑,政府资金就成了所有人博弈的对象。这从反面回答了为什么政府资金只能提供流动性,你不能够参与市场价格的维护,因为你一旦介入进去你就没有办法退出去,你介入的时间越长,你的麻烦事越多,当你一直在战斗的时候,你什么时候不战斗的时候别人就开始仓皇逃跑怎么办呢,难道你一辈子在这里面战斗吗,那还要股票市场干什么。这个时候政府一定要权衡利弊,要评价一下现在是不是存在流动性风险,就是系统性风险,如果不存在你要立即撤出,不能一直维护市场价格作为护盘的价格,这个大错特错。

搜狐财经:现在政府资金应该撤出吗?

尹中立:按照我的看法,现在已经不存在流动性风险,因为场内融资杠杆已经下降了40%,场外的配资因为杠杆比例更高,我估计大部分已经被消灭,留下来数量顶多不会超过三分之一,整个杠杆的比例大大的降低,系统性风险已经在可控的范围之内,所以政府资金应该尽早撤出市场。


3409 搜狐财经讯(马克)距离中国政府史无前例的出手救市快一个月了。过去的一个月里,股市进入了剧烈震荡的格局,而几乎每天市场都在猜测证金公司为代表的“国家队”的底牌还有

扫描二维码收听腾讯财经官方微信

尹中立:流动性风险消失 政府资金应撤离股市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相关搜索:

您认为这篇文章与"新一网(08008.HK)"相关度高吗?

热门推荐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

在这里,发现聪明钱
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财经官方微信;
您也可以在微信公众号搜索“腾讯财经”,开启财富之门。
[责任编辑:baggioguo]

企业服务